繁體版   

2018-09-20
   首 页 行色天下发现之旅秘境探踪影像中心个人门户南山论见资讯快递
 
人文乡村:贵州施秉“双井”(图)
时间:2018-09-17 10:32来源:国家旅游地理 作者:吴安明编辑:马新点击:

  “双井”又名“新城”

  早就想写一篇关于双井的文章,但一直穷于没有资料,又加之听到的故事很少,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也就一直没有下笔。2018年秋,时逢凉伞苗寨过“喽糤”节,有幸去双井老城区考察了一下。还真的听到了不少的故事。

  从现在的施秉县城向南行了走31公里,也就是双井镇。施秉有两个河域,一个是北部的㵲阳河,一个是南部的清水江,南北分界线是翁西大坳。在民国之前的1936年,施秉分为面北两端,中间隔着黄平县辖的翁西屯地。这处屯地为岩门司属之屯地,所以苗话叫“丢炭”。在这里不能把岩门司土司地与岩门司屯地混淆。因当时的“屯地”与“司地”又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原“施秉”县地,充其量是从关土坳往南行走,直至五河。其东至贵界,其西至老屯。新疆六厅建立之后,先延伸至台拱,台拱同知由施秉县派驻,相当于知县的副职,“同知”多以“理苗事务”为职责,作用是“抚绥民夷”。再之后,同知逐渐成为主持当地政务的实际长官,台拱递为“厅”,是为“散厅”。这些散厅级别等同于州县,同知视如州县官,不再是副职。在这个时候的台拱同知是由镇远府派驻了,此时的“厅”地与“县”地也无关了,互不隶属。

  上面的说法,在乎走题了,现在我要说的是双井。关土坳,是双井要冲,关土坳一过,双井就在眼前。双井不简单,这样在这样一个山坳之下,清水江尽收眼底。西为夕阳落脚之处,或明或暗,当洒满一河的金辉之后,也就进入了夜晚。南面,以江为界,晨光出来时,河谷间还弥漫的一湾,看不表哪里是村落,哪里是河畔。东,则最为辉煌,雾与晨光之间,是如仙般的景致。金钟山出露于遥遥的东方,或明或暗,光和影成就了山那边的神韵。

  双井的早晨醒来了,醒得很快,那牛羊已“嫚嫚……”而呵!其实,真正的双井景致现在少了,取之而代的是小本生意的吆喝声:葡萄加西瓜、辣子加酸汤、菜油与花生……喇叭喊得亮响,还是那股浓浓的乡土气息。双井镇处于半山腰之上,公路把整个镇分为上、下两个区域。上片古建筑多点,下片区新建房多点。去双井,你最好选择先去上半片区,因为双井的历史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这里除了一条东西向的古老街道外,有很多的南北走向的小巷道,现在保存比较好的有五条。这些巷道自上而下,一直延到那条独街道。每一条巷道都是用石子铺成的,有的间有石级,有的则可直通上面。上面是什么,所谓“上面”其实都是一些密封的小庭院。每一个小庭院就是一个大户人家或几个户人家。每个巷子都有自己的名字,什么张家巷、李家巷、解家巷、金家巷、刘家巷等等。古建筑大多消失,有的正在消失,因为都腐朽不堪,摇摇欲堕。有的地方还残存着并不完整的粉墙黛瓦,马头墙上还能见到飞檐翘角。有的还是浮雕壁画、木雕工艺精湛,栩栩如生,体现了这里先民精巧的技能和超凡的智慧。从那些石条坎坉、那些用石条铺成的院落,还有那些古建筑上的花窗,檐脚下的垂花,至少你能猜到它们曾是殷实人家居住的地方。据人介绍说,这一带过去都是富家人居住的。李家当过守备、把总,张家是地主,解家、金家、刘家办过团练等等。把总是明代及清代前中期陆军基层军官名,在明代属京营、边军系统,秩比正七品,次于军中统率千名战兵之千总(守备),麾下约有战兵四百四十人。明初,在贵州这些少数民族地区,多以征苗有功之人充任。而有的则是土司官来兼任,所以又叫“土把总”。团练,指中国古代地方民兵制度,也指官兵一起练的意思。说白了,其实就是自家养的兵,这些兵有时是用来治安,有时是用来惩处当地苗民的。

  这一片区过去叫“城中”,双井建城是在明季的崇祯四年(公历1631年),至今已有387年了。明代为什么在这深苗之地设城呢,那是因为当时县与卫之间的路径时常因为苗族与当地政府之间争夺生存空间而发生械斗,所以考虑到南北之通道畅通而设立的。据《施秉县志》(民国稿)载:“新城,旧为凉伞营,距偏桥五十里,旧施秉县三十里。明崇祯四年筑,内外俱坚石,周围有县城三分之一高度相等。有东、西、南门,以守备分驻,有兵百名。明末,黔苗屡叛,偏、施受祸尤烈。偏虽稍远于施,然苗每朝发夕至,防不及防,当道特请中立新城以卫之。清,以镇远镇标右营把总分防。”当时的城墙“周围474丈,垛口74个,东西南城门三个,城楼3个,炮台4个,卡房4个,水关1个。”据《镇远府志》载:“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施秉县人,御史杨通宇奏,命总镇远林兆鼎,率所部罗联芳、王自贵等,克平黄岑、寨胆、旧州、白坝、沿江一带诸苗。……守备罗联芳于凉伞寨创建新城戍守。以黄岑、寨胆等处苗民繕兵繕后。”也就是说,这个屯招募的兵,算是“以苗制苗”罢了。这段文字出现“守备”二字,说明这里守城的人比把总大一级。至清末,这个城,“惟石城城经咸丰乙卯苗变,破坏无片石存,今仅一线城脚缭绕于荒蔓草中耳。”而这“一线城脚”也在解放后被人拖去砌屋脚,现也存不到二十米长的城墙脚了。

  新城在古代战略地位什么重要。据清代徐家干《苗疆闻见录》记载:“新城,四面皆山,在清水江北岸,为施秉属境……凉伞屯峙城东北,黄岑、高店,屹据城丁四五里之间,右沿清水江上下七八里,又有寨胆(亦记作寨丹)、竹林、平寨、鲤鱼塘、铜鼓塘,相互犄角。”说明了它的战略地位。

  不过,从明代始,在双井一带,曾发生过大大小小的战争上百次,反抗和镇压在这里轮番上演。最殘酷的是咸同苗民起义。其实,苗族起义是其原因的,陈荣宣《苗叛纪略》说:“正如如咸同年间,苗匪之叛,多缘于生齿之繁,衣食不足,在上苛征勒捐以致之也。”韩超《苗变纪事》也载:“苗人穷乏,至有挖出亲尸,取出殉葬银器以输官府者。”最大的一次战争发生在故事发生在清咸丰五年1855年夏天,当时清朝地方官员为上皇粮,非要苗民以钱代粮,时又旱灾严重,苗民不仅没粮更没钱,当时的官员强迫苗民挖坟掘墓,把葬在坟里的老银挖出来交锐。百姓无奈,只好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凉伞的龙老金、龙整引和竹子寨的包大肚带领苗族人举行起义。咸丰五年五月围新城汛城,把总李瀛远率团练日夜防守,后又调镇远、铜仁、天柱兵四百添防。谁知,这李瀛远不是好好的处理好民族关系,而是派他的援兵去把苗族的几个寨子的房屋烧了,引起更大仇恨。苗族义军只好率众一万余人,继续围城,九月十四日,城中水涸粮尽,救无援兵。城里有人提出议和,这本可以化解茅盾。然而,李瀛不允。苗人只好强攻,十五日入城,造成了城内兵民“尸骸枕藉,兵民十死八九”的惨剧。龙老金、龙整引和包大肚“皆恃凉伞为险”,建立了苗族义军根据地。地连黄平、施秉、余庆、石阡、台江等地。此后的十三年间,苗族人“分田而食,聚族耕耘。”后到同治八年(公元1869年),席宝田率所部克复。

  我们不知道谁对谁错,但战争是残酷的,战争没有赢家。当苗族起义之后,双井城里的汉族居民也同时受苦受难。如城里的张敬胜妻李氏带着四个儿子,子妇及诸孙媳老幼一十八口,被苗兵追至距城五里之寨胆河,全家赴水死。又如,有金氏女子,年芳十六岁,此女“以酒醉苗,袭而杀之,自投水而死”我想,如果当时的清朝政府能认真地处理好民族关系,又怎么能出现“慷慨捐躯赴水府”这种不必要的牺牲呢?

  其实现在的城中,过去很大的,在其东面还有一大片居民区,因战争而毁损,只留下大片瓦砾。就在这一片瓦砾之中出现一个庙,名叫城隍庙。庙有两间,并配有耳房。城隍庙供奉有城隍爷。它是中国民间和道教信奉守护城池之神。“人生原似梦在先天后天太极无极混沌未分我是谁谁是我不知也,凡事縂成空只忠臣孝子义士仁人名节以著如死如生何伤乎。”这副对联写得好,好在“只忠臣孝子义士仁人名节以著如死如生何伤乎”之句。于国做忠臣,于家做孝子,于社会做个讲名节的义士仁人。能为国为家为社会视死如归,这就是大爱。

  离开城隍庙,现在我们来到南片区,这里清代属城外。除汉族外,这里还居住着很多的苗族。这里的建筑多是改革开族之后修建的房舍,多是砖木结构新房。针对现在来说,富裕的人家似乎多了一点。李承栋是新城村里的人,他曾担任过新城村的党支部书记,我们是老熟人。见到我在城里转悠,便前招呼我进家坐坐。天气很热,看我满头大汗,他先是取来冰凉的王老吉,又是递上冰好的矿泉水,总算解热了。我叫他说说双井的龙门阵,他就象触电一般,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一下说到双井的戏台,一下又说到张家的祀堂……口若悬河,唾沫横飞,那兴头足得很。他说戏台就在他家下面的一块平地上,飞檐翘角,四面落水,雕龙画凤。前台左右两屋檐角下还挂着一对风铃,遇风吹动,叮当作响。台上可以容纳二、三十人唱大戏。当时唱的戏叫“鬼把戏”。说是那些唱戏的人都带脸壳子的,脸壳子是用木头雕刻的,神情古怪,凶神恶煞。当鼓一响起,城里的人便从各家而来往戏台子汇拢。报幕的人说:某老爷请客了!大家一片欢呼。春节期间,城里人和乡下人也都集中到这里来,玩龙灯,耍狮灯,炮火放到把人都薰倒去。解放后,这里没有戏子了,那戏台就成了开群众大会的场所。有一年,为了反对封建思想,就在那个会台上曾开展过批斗龙头大会。龙头就是独木龙舟的木雕龙头。龙头是清水江畔鲤鱼塘的,龙头被批斗几天之后,就被一把火烧了,害得鲤鱼塘的苗族同胞悄悄的流泪。龙头被烧之后,没有多久,那个戏台子也垮掉了,人们说那是得罪了龙王,遭了报应。

  李承栋还说,本来施秉县城原是要建在新城的,当时的县长说,把偏桥的泥土与新城的泥土称来对比,发现偏桥的泥土比新城的泥土重,所以失去了变成县城的机会。我不知道这泥土重与不重会与县城有什么关系,我想那是百姓对成为县城的一种期望罢了。南片区虽说不在城里,但这里也有很多砌就很好的屋基,说明当时的富人也有在城外居住的。

  新城是施秉县建立现代学校的地方之一,早在民国三年(公元1914年)这里就建立“新城区立国民女子学校”。这是由知事龚兆瀛委托当地绅士杨维熙,借其家设为校舍建立起来的。时以杨欧贞为女管理员(相当于校长)。招了学生三十女孩入校,功课系合男校职员分任,各员均尽纯粹义务,未支薪水。毕业一班,旋因杨欧蔷贞病故,难觅管理人员,遂致停办。

  新城,又名“双井”,因城下有两口井而得名。也即为《镇远府志》(新志)载“白沙泉”和“黑沙泉”是也。志载曰:“白沙泉,在新城西。沙如霜雪,渊无潜石,水自下而上,纍纍如贯珠。”“黑沙泉,在新城三台门外,浑浑泡泡,沙无停流,其色如黑。”我们无法知道,两口相距不到两百米的泉井会有如此大的区别。然,其泉水“甘甜相近”。外地人说,凉伞男人长得俊,女孩长得美,那就是因为喝这两口泉井的缘故。为了保护泉井,凉伞苗人特制村规民约,并立碑刻文,文曰:“祖先建井历史悠久,龙泉夏冰冬热,晴雨清澈同量,四季长流,灌田万亩,名胜远扬。井共五间,民律论定,上隔饮水,下隔洗人用菜,中间两隔洗衣,最下隔洗猪菜。粪便脏物严禁入内洗涤,不得牵牛入井洗澡,规章分明,永传流芳,不得故犯,如有违者,按当村民约有关条倒惩罚。”

  现在双井的黑白沙井,泉涌依旧,除了供人生活使用,这流水还灌溉着双井镇前那千顷良田,滋育着那个镇的百姓。


村趣

村路

村乐

  图文/ 贵州省施秉县文体广电旅游局 吴安明(紫夏)

  二0一八年九月十四日于偏桥古镇


国家旅游地理/云贵旅游地理原创图文

总编辑:詹晓东 编辑:马新 审核:祁铎才
本网图片原创精选 > 更多
秦淮的夜色(组图)[原
赣江畔,一个轻舞
秦淮的夜色(组图)[原
关注2012 《时代
秦淮的夜色(组图)[原
2012“荷赛”获奖
秦淮的夜色(组图)[原
美国摄影师眼中的
秦淮的夜色(组图)[原
秀丽武夷甲天下
秦淮的夜色(组图)[原
云南沧源“摸你黑
秦淮的夜色(组图)[原
名模演绎时尚与交
秦淮的夜色(组图)[原
加勒比海岛国的海
秦淮的夜色(组图)[原
麻阳城:给你这样
秦淮的夜色(组图)[原
哥本哈根大学:我
新华通讯社 | 湖南图片网 | 江西新闻网 | 浙江在线图片站 | 潮鸣论坛 | 新华网宁夏频道 | google |百度| 云贵旅游地理网 | 浙江反腐动态 | 滕国网

将国家旅游地理网设为首页| RSS订阅: 资讯快递 | 行色天下| 发现之旅 | 秘镜探踪 | 个人门户 | 影像中心 | 南山论见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 隐私保护 | 网站地图
安卓客户端 | 苹果客户端
Copyright 2001-2013 http://www.cntgo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家旅游地理网 浙ICP备13001813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