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理荟萃

景泰龟城缩影

2016-05-30 14:00

摘要:甘肃最大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由甘肃日报社主办,是经国务院新闻办批准的甘肃第一家重点新闻网站,提供最权威、最快捷、最全面的新闻资讯服务。依托甘肃省委机关报-甘肃日报及下属子报兰州晨报、西部商报和省内各市州党报等丰富的新闻资源,立足甘肃

龟城缩影

  萧远

  永泰龟城位于景泰县城西南方向的寺滩乡永泰村,距离景泰县城20多公里,因其城堡形似金龟,故名永泰龟城。景泰在历史上就是边防重地,永泰龟城即是明王朝为防御少数民族入侵而修筑的城池,城墙上建有炮台,城墙下有瓮城、护城河等。护城河河宽水深,永泰城方圆几十里是望不到边的平川沃野,大小松山森林茂密,不算很大的龟城是一道完备的军事屏障和防御工事,利于攻守,在明清时期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附属设施有火药场、马场、草料场、磨坊等机构以及大佛寺、玉皇殿、诸神阁等古建筑群,龟城南北建有绵延数十里的烽火台,分别通向金城关和长城方向。龟城建成后,兰州参将就驻扎在这个城堡内。龟城也成为通往青海、西藏、新疆和河套的咽喉之地,并具有军事、外交、政治、商业发展的多重意义。

  永泰城的修筑,在明清时期景泰文化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永泰城附近,汉朝时期赵充国将军曾屯田于此,且修建老虎城及其烽火台,永泰城修建后,之所以取名永泰,含“永绝虏念,康泰安宁”之意。

  时光隧道把景泰历史从尧舜时代一下子拉到大明朝,虽说已过去了数百年时间,但仍然会觉得很近。因为一个盎然矗立的永泰城尚在。

  如今的永泰城周围,生态沙化、盐渍化严重,水资源匮乏,更谈不上森林覆盖率,城里居民锐减,据说在刚刚解放时,古城内还有30多个姓氏,1000多人口,如今所剩无几。

  我们驾驶着越野车左突右冲,车窗外多是漫漫荒野戈壁,给人一种视觉疲劳感。沿途的行人也很少,连一个可以问路的路人也难以碰到。根据大致方位判断,永泰城南边是寿鹿山,沿线一个个孤单沧桑的烽火台,就是我们的路标,当不远处的烽火台接二连三出现之时,根据经验,永泰龟城所距已经不远,车内突然变得出奇的静默。

  这时,天空突然飘起了细雨,纷纷扬扬,不一会,远处的群山,辽阔的荒野一下子都染成雾白色。驾车向左侧一个90度转弯后,大约1000米开外,永泰龟城已呈现在眼前。龟城周围是高大厚实的泥土夯实的土城墙,西北角有一个大豁口,一条道路就从这里直直地穿进城去。

  龟城整个平面呈椭圆形,城周长约两公里,墙大约10多米高,城基有5米厚。城墙四面筑有半月形瓮城,形如龟爪,四角有“马面”,城门正门向南开,稍偏西,如龟头一般。正门的外门叫永宁门,内门叫永泰门。站在永泰门的城墙处向北眺望,几处绵延远去的烽火台状如龟城的尾巴。城内静得出奇,寒冷的天气再加上飞舞着的细雨,古城内行人就更少了。我们一行倒是顾不了那么多,分别细细打量着每一处废墟,每一堵古城墙。

  遥想400年前,古城巍然屹立,守护一方。如今,古城残破损毁,像一位孤苦的老人蹲守在戈壁滩,至于昔日的街市、磨坊、兵营、寺庙以及周围的沃野绿山,皆成为历史的记忆或想象,只有城中的废墟、古城墙的记忆里还留存着过去的一切。

  一位居住在永泰村的李姓村民很是健谈,说及自己的身世,他说自己是明朝驻军的后代,城内的邻居大多是过去兵役后代。联想到刚刚解放时龟城中几十个姓氏,这和山丹峡口古城有些相像。李师傅顺手指着不远处,说那里曾经是李汶将军公馆、演武厅、教场等,他说我们正前方的城墙附近就是曾经的岳府旧址,李师傅又不由得感叹并遗憾昔日岳府所燃起的那场大火,如果不是那场大火,今天的龟城也许会更加风光一些。

  李师傅所说的岳府,是指岳飞第21代孙岳钟琪将军及他的父亲岳升龙,爷爷岳镇邦。岳钟琪在清雍正三年,年羹尧因获罪赐死天牢,他接替年羹尧任川陕总督,手握川陕甘三省兵权。岳钟琪因功勋卓著,乾隆曾誉他为“三朝武臣巨擘”。我赶忙向李师傅问起岳钟琪和龟城的瓜葛,他说自己也只是听闻,传言说岳钟琪出生在永泰城,雍正二年间,岳钟琪衣锦还乡来到永泰城,他出资动员龟城民众从城南5里处开暗渠引水直达城内,又在堡内筑井五眼,城内地下有五井一池,形状如同五脏六腑,这样城内百姓出门即可汲水且不会导致水源污染,即可防止敌人围困,坚壁清野,也免除了雨雪天出门数里取水的苦处,至今,这座饮水工程城中居民还在使用。

  其实说是古城,现在也只是一个自然村。村内仅剩下星星点点的住户,李师傅说城内所剩人口已经很少。2006年,永泰龟城被国务院批准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也是景泰境内唯一保存完整的明代古城。谈及古城保护,李师傅还是有着说不出的忧虑。他说古城内一旦没有了人口,就真的成了一座古城。

  近几年,来永泰城旅游的人确是在逐日增加,永泰城的知名度也有很大提升,就连电影《美丽的大脚》、《最后一个冬日》、《雪花那个飘》等都曾在此取景拍摄。但从长远来说,对古城保护的相关问题依然很多,比如城内人口生活来源的解决、城内外生态植被的恢复、旅游资源的提升利用等等。李师傅说,所幸各种情况已在逐渐变好,他显出难得的乐观。

  这时已近黄昏,近旁几家屋舍的烟囱已有炊烟飘出,我提醒李师傅说你也该回家吃饭了,我们方握手言别。

  还好,黄昏的古城没有风,雨飘得极悠闲。从城墙上眺望全城,也许是好久都未看到过这么美的景色了,我忽然想起自己年少时和伙伴们雨中嬉戏的情景,这么美的景色,古城墙边要是再添上几个孩童嬉戏的场景,会有何等的一幅美感。我没有再多往下想,孤独地走出永泰城门。永泰城门洞矗立了已有400多年,右侧即是甘肃省政府所立永泰城址碑刻。不费吹灰之力,我们便觅到了永泰龟城合影留念的最佳所在地。此时,一位牧者正赶着羊群回城,看着我们长枪短炮闪个不停,不惊不怪,也许在他眼中似乎只有他的羊群。

  汽车继续在苍凉的戈壁滩上缓缓行驶,已至傍晚,天色依旧阴沉着,透过车窗,看到的是永泰城外一个个烽火台,有的烽火台依然像一位刚烈的战士,挺立着身姿,有的则几乎成为一个土堆,像一位倒下的身残志不残的兵士,令人难过。偶尔还可望见一段段残破的明长城,像一位孤苦衰弱的老者爬在那里,令人感伤。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